my bookmarks my bootlegvideos my flickrphotos rss takeout send me a note font-size:12px font-size:14px font-size:16px

2009/01/11

the right to breathe

Radiohead - No Surprises

上圖影像來自 Radiohead 樂團的《No Surprises》。在最近這種天氣,聽說了發生著這些鳥事,似乎特別適合播放起如此悲傷的死人骨頭音樂。在叫人窒息的惡劣生存環境裡,妳能靠一口氣撐到誰來幫忙打開開關、恢復氧氣供應的時候嗎?

light a cigarette

如果妳有養成用 rss reader 訂閱部落格更新文章的閱讀習慣,在最近這幾天妳應該已經讀到過很多類似主題的文章了。嗯,關於「呼吸的權利」,以及背後有股權力在影響這件事的議題,我也是來湊這個熱鬧的。雖然沒啥創意或新的見解,卻還是得湊個人頭,多喊一聲是一聲:『幹!我不抽菸,我不住工業區,但我也要發出最沈痛的抗議!』

妳以為我說的是從本日(01/11)正式開始施行的【菸害防制法】嗎?

對。但還不只。

air pollution

妳一定也還不小心在路邊排骨飯便當店或小吃攤看到關於「高雄縣潮寮國小」「毒氣」「環保署」這些關鍵字的新聞吧?沒看過?沒聽說?怎麼可能?咱們大有為的政府放任著讓她一個月發生個四五次中毒事件都沒有明快處理欸。極可能是污染源的幾家工廠在沒有查明(也就是幾個月前最流行的「未檢出」)確定真兇前,為了「拚經濟」這麼偉大的目標,應該為最低標空氣品質環境保護與人民健康把關的政府都沒有去勒令位處同在「大發工業區」的幾家大工廠暫時歇業停工欸。這些大寮鄉民、潮寮國小師生動不動因為空氣中的有毒物質搞到送醫急診這麼多次,各家新聞台也不是都只顧著派遣 SNG 衛星轉播車到土城看守所或木柵動物園,還是幾乎每次「又」發生中毒事件時都有(勉為其難)報導一下欸。

呼吸的權利。隨時隨地想要哈一管菸的權利,跟連在上課時想要呼吸到跟其他島民一樣「乾淨的空氣」的權利當然是沒得比,但終究妳就是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這個島嶼也許已經不再是國家,但握有權力者正揮舞著牠們手上的大旗,不假辭色耀武揚威地把牠的髒手伸向任何牠們意圖染指的地方,嘴上說從來沒有干涉、歡迎自由表達立場,實際上卻派出盔甲盾牌警棍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圖騰全數沒收,嘴上說聞聲救苦,實際上卻是堂而皇之製造更多痛苦的幕後黑手,不准便利商店販賣什麼雜誌書籍、設定網路衝浪不宜看到什麼訊息、還要在中學大學校園裡派出更多鷹犬爪牙偷偷記錄著哪些人的思想言行不乾淨,現在,連妳想要侷促窩囊卑賤羞恥地縮在某些角落裡呼吸一口自己燃燒製造的骯髒空氣的自由,牠都要出於『我是為妳們好』的一片好心不再讓妳擁有選擇「to smoke or not smoke」的權利了。

而另外那一批正受苦於難道能把關鍵字抽換成「to breathe or not breathe」困擾的鄉民,即使明知道『敵人就在本能寺!』『東方不敗就在附近!』,明知道污染源就在這幾家工廠之中,甚至都已經確定是榮工公司大發廢棄物處理廠,反正對這些有權有勢有豪宅有高爾夫球證家裡還有專屬 spa 跟游泳池的達官貴人們,「not in my back yard」,中毒的又不是我的誰,現在又沒有選舉,賺錢不多大概也繳不了多少稅,才沒空管妳們去死。送醫急診萬一發現妳窮到繳不起健保費,不但要加收高額醫療費用,還要寄催繳通知要妳加倍償還哩。

air pollution
『只要能救我們的經濟,不要說是美國人,就算是外星人我們也要投給牠啊。』
半年多前,對著包圍簇擁的攝影鏡頭滿眼閃爍著星星大方說出這話的人,現在應該還是住在美國吧。那麼現在經濟終於被救起來了嗎?她們國家的下屆黑人總統說情況恐怕不樂觀,但我猜想說這話的人可能因為太愛台灣了,寧願買機票回來把票投給極可能也是美國人但又還超想再成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的那個外星人,卻未必會在她下半輩子的第二個國家登記去作選舉人投票。這是離題。救經濟是不是就得讓那些「反正不是我的誰」的誰去呼吸有毒空氣,然後經濟才會好轉?那妳幹嘛不把土城看守所搬到大寮最好毒死妳那深惡痛絕的王八蛋仇人死敵?不,我收回這鬼點子,搞不好那些喪心病狂的政治動物還真的會認真考慮這種事。

the higher authorities

其實我沒抽過菸,更是超討厭殘留在頭髮衣物上的菸味,其實我不住工業區,其實我已經畢業很久,其實我很少有機會需要去新莊,其實我家族沒有人有漢生痲瘋病,其實我還是會打從心底歧視某些族群,但我更痛恨號稱民主自由的社會裡,有個口口聲聲『人民已經作出選擇』便恣意妄為侵害種種人權的當權者。幹,誰准妳們這麼賴皮的。

這個國家,這個島嶼,這個家園,妳的生活我的生活,正漸漸... 不,正快速地被有意識地改變成當權者所想要的模樣。妳既無力抵抗,妳的反對還會被噤聲。『人民已經作出選擇。』牠振振有詞地說。也許妳只好順從,想要和牠們站在同一邊,說不定日子就會稍微好過些了,搞不好還有機會跟著吃香喝辣好歹撿得到一些肉末碎屑餘湯什麼的吧,但不好意思,這個俱樂部不對外開放,您得有個幾百幾千萬幾億的資本額才能申請金卡銀卡會員喲。

The Dark Knight

忠心的老管家 Alfred Pennyworth 對必然是白金卡鑽石卡超級 VIP 的大少爺 Bruce Wayne 說:『I've told you so.』但咱這種真性情的歹玩郎最討厭聽到這種於事無補的話了,即使她也許不是廢話屁話而是真話也一樣,畢竟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啊妳早就說過又怎樣阿不就很厲害金鼇金鼇出國比賽得冠軍拿金牌光榮倒轉來。

kerokero 好熱

妳的信仰,妳的喜好,妳的希望,妳的未來,都正從妳最少在意的地方開始被一點一滴地悄悄自妳的指縫口袋中搬走。

『最初,他們把魔掌伸向共產黨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接著,他們把魔掌伸向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把魔掌伸向工會會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會員;再來,他們把魔掌伸向舊教徒,我仍沒有說話,因為我是一個新教徒。最後,他們將魔掌伸向了我,這時,已經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妳以為樂生療養院不關妳的事、妳以為晶晶書房不關妳的事、妳以為潮寮國小不關妳的事、妳以為很多事都不關妳的事,妳說不要再用政治污染妳的眼睛耳朵了妳好厭煩了,只要能夠拚經濟,舉債蓋蚊子館發消費券都是好政策,大三通中國人美國人外星人都沒關係,妳說妳只想安安靜靜打球聽音樂看電影,但現在妳連想出門點根菸都快要沒尊嚴了,她可沒用一樣嚴格的高標準讓妳少吃幾毫克的三聚氰胺吧。

三杯田雞

這是一個K隆星人一個沒注意就被煮成三杯田雞吞吃入腹的故事。故事的起源很早很早,並非不可考,但我已經懶得再重複了。這故事最新的進度跟呼吸的權利有關。再來會往哪個方向發展,妳當然也不是不清楚,看妳還願不願意忍耐著去想想那些討人厭的事,思考到底該怎麼跳出這鍋愈來愈燙、愈來愈無處可容身的熱水而已。

『挺一兩天就過去了!』說這話的傢伙現在還在挺著,牠的同志中也有個為了另一件事本來挺了十四年,但最近終於退下舞台,不過在馬里蘭仍然還有個真正的家可以回去的人,在被挑戰質疑後好歹還是多挺了兩三百多天,真是一條鐵錚錚的漢子,或是娘子,完全無敵の原付おばさん,正所謂『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啊。所以妳真的要跟牠們比賽誰撐得比較久嗎?

完全無敵の原付おばさん

the right to breathe,從沒想過呼吸的權利是這麼珍貴而又不可得吧。maybe you will wish to have an iron lung,但有這種打著『人民已經作出選擇』旗號什麼都可以大膽恣意妄為的當權者,no surprises,總有一天,呼吸的權利大概連花錢都不見得買得到了吧。不,大寮鄉民並不同意我這麼說,因為她們早在數個月前就已經是活在這樣的天空底下了。她們呼吸著的天空,和妳我莫非不是同一片天空?即使不是,難道就不用關心在意、幫忙出聲捍衛了嗎?

music videoacoustic live




     Share/Save/Bookmark

2 chorus resound:

hypnotist said...

一個小地方:是消費「券」。

bias / 小掰同學 said...

嘿!謝謝,已改正。 :)

 

FinderiCal: my Google Calendar plan4funMail: drop me a lineiPhoto: my flickr photosiMovie: my bootlegvideos on YouTubeFinalCut: movie premieresGarageBand: i wanna rock !iTunes: play that funky musicQuickTime: front row cinemaSafari: Internet Surfing Matrix ReloadedPages: i can read tooKeynote: notable quotesiChat: blahblahs of my miserable lifePainter: drawing graffitiMotion: i love this game !Tachikoma: Ghost in the ShellVoiceOver: i'm biased & saying it out loudSystem Preferences: rss takeout Recycle B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