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ookmarks my bootlegvideos my flickrphotos rss takeout send me a note font-size:12px font-size:14px font-size:16px

2005/07/14

陳珊妮

一開始是喜歡她那逸出一般規格的天馬行空想像力,還有描寫現代人都會生活的貼近感。猶如一篇心思細膩的小品散文,也像一幅彩色鉛筆的隨手塗鴉。後來漸漸適應她抽離第一人稱我格的創作新取向,愈見精緻、也更形聰明。就像我們都愛看《F.R.I.E.N.D.S》《Sex and the City》等影集一樣,她的音樂漸漸像是一種都會生活的必然產物。她搖滾,她也電氣。她自成一格,還冰雪聰明。異常冷冽地,冰雪聰明。

陳珊妮陳珊妮

從來就愛陳珊妮,從來就愛。

我最喜歡的作品大約是在 1997 年現場錄音專輯加精選【當壞人還沒變壞的晚上在女巫店+不能忽略陳珊妮】與其後連續兩張專輯【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1999)、【完美的呻吟】(2000)這個階段。也包括該時期她為其他歌手如楊乃文糯米糰、脫拉庫、鄭秀文許茹芸蔡依林伊能靜等所製作的作品。

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偏見搖滾筆記】

藝人:  陳珊妮
專輯名稱: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
發行公司:友善的狗,1999

從來就愛陳珊妮

陳珊妮是怎樣一個人?珊妮的音樂該呈現如何一種風貌?

「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珊妮唱道。幽默或者嚴肅,冷漠或者熱情,簡樸或者機巧,生活或者擬幻,流派或者破格,聽畢一遍【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我想,珊妮的音樂正如珊妮本人,從來不該被定元以觀。

從【華盛頓砍倒櫻桃樹】開始,珊妮的音樂就如這新專輯側標文案所描述,一直在改變,永遠最前面,總能帶給聽者們最多的驚喜,尤其是富於現代詩氣質的歌詞搭配上前衛的編曲概念,即使在歌曲旋律上或許略顯簡單,卻才是瑕不掩瑜地形成個人特色,滿足樂迷們挑剔的耳朵。而這次,【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就再一次座落於料想之外的境地。聆聽新專輯,體驗到的珊妮卻與文案所寫「褪去以往的酷異女生的疏離敢感,蛻變出一個自信輕鬆的嶄新面貌」大相逕庭;對比過往的作品表現,可以發現珊妮今回不論在詞曲唱腔都有極不同的轉變。自從寫給林曉培的《煩》大受市場肯定,證明了其愈來愈懂得掌握足以傳唱街巷的悅耳流行曲調,展現在新專輯裡,舉凡《來不及》《美麗的女生》《ㄐㄧㄢ視》《好話》《肥胖者的悲哀〉等,莫不益顯其愈發成熟的作曲功力。此外,珊妮這次大量減少使用過去那種直著嗓子的喉音,多以氣音及鼻腔共鳴的轉音技巧表現,搭配其極富個人特色的對位和聲,的確是一場悅耳的感官饗宴。

然而坦白說,自己最不能適應的,乃是珊妮的詞。再不是我所能理解所能懂得所指為何所能分辨主體客體的文字書寫,其觸角也從已往私密的自我生活小扎(如《到海邊》《一線天〉《看場電影》...等)到角色扮演身份代入的社會關懷評論(如《忽略》《天冷 怕黑》《往高雄的最後一班列車》《只有屁股的人》〈當壞人還沒有變壞〉…等)轉變而為焦距較模糊的慧黠寓言(如《來不及〉《ㄐㄧㄢ視》《肥胖者的悲哀》…等),這樣的詞作隱藏了過往一貫流露的女性前進意識鋒芒,曖昧化了議題的艱澀深度,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撲朔迷離難以捉摸親近的距離感,加上向西洋樂壇 Trip-hop, alt-folk 取材的編曲演奏,更構築了個迷離冷調酷異幻眩的整體氛圍。個人尤愛《美麗的女生》的輕快浪漫甜蜜,<夏雪>延續珊妮一貫創作特色,詞曲均臻完美,貫串全曲的單吉他演奏更是完全勾動著我的聽覺神經,堪稱最具個性的代表作。《等一個人》在 funk-rock 放客搖滾的功架裡,吉他,鼓,MIDI,貝斯呈現了細緻的精彩演出又不至於搶走彼此的風采,《ㄐㄧㄢ視》則直教人聯想起加拿大 Alanis Morrissette 的《All I Really Want》,《肥胖者的悲哀》在甜美的旋律及後段進場的 wah-wah 吉他聲效搭襯下,卻是一種故作輕鬆的無奈姿態。

珊妮自言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而我卻為何總是偏見的搖滾一派?也許撕去不知何時貼在珊妮身上的「臺灣第一搖滾女傑」標籤,別去深究什麼前進意識的女力搖滾別去執著什麼生活小品式的現代詩,到誠品,到女巫店走一圈,看她抱著把空心吉他,用力刷弦自信滿滿地唱「我就是喜歡我是不做作的那種女生…煩哪!!」我會慢慢適應珊妮的轉變。

█ BIAS April 1999

1999 年這張【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是陳珊妮的第五張專輯。從 1992 年初次發表作品走到了第五張個人專輯,陳珊妮無論對音樂元素或歌詞文字的掌握,都到了一個進化昇華的階段。她的創作開始變得洗鍊,曲式結構和意念表達也都更見精準。找到了香港女創作人李端嫻合作,帶進了更都會感的電子音樂風格和精緻的錄音品質,也促成了之後加入可樂王怪奇機車白爛創意虛擬組合拜金小姐的誕生。

吉他一直是陳珊妮的音樂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從【華盛頓砍倒櫻桃樹】【乘噴射機離去】跟錄音室樂手羅希及錄音師、製作人袁述中合作,【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由黃中岳彈奏,到【完美的呻吟】再找到前骨肉皮吉他手徐千秀,歷任合作吉他手各有特色,也都非常精準而稱職地為陳珊妮的創作找到各階段最適合的表達方式。

而【拜金小姐】的出現,有點像是向以 Blur 樂團主唱 Damon Albarn 與插畫家 Jamie Hewlett 為首的英倫卡通樂團 Gorillaz 一樣,或是和更早之前由 DJ Shadow、James Lavelle 剛組成超級二人組 U.N.K.L.E. 時類似,從視覺上就帶來跟各自發展煥然一新的識別印象,音樂內容也都刻意跟以往作了一點區別,通常是有更明確的主題概念,或是更天馬行空、胡說八道但理直氣壯得煞有介事。

DJ 小樹破報寫了這麼一篇樂評。我很喜歡小樹在這篇(還有大部分每一篇啦)的句法結構,當然也還有其總是獨到的見解,很...聰明,就像陳珊妮、拜金小姐的音樂一樣。自娛娛人的歡樂基調,是很(後)現代都會生活的小布爾喬亞品味代表。

物質女孩的拼貼金夢:拜金小姐《拜金小姐 2》
文/小樹
藝人:拜金小姐
專輯名稱:拜金小姐 2
發行:五四三音樂站

應該不是這樣的,當朋友說我還在那不長進的學校繼續這樣瞎混下去也不是辦法的時候,我居然無法反駁。

應該不是這樣的,我好前幾年前本來真的心一橫要閃人時,學校出現了一個正馬陳珊妮把我留住。不是這學校無美女,其實還蠻多的,有愛扮波斯貓的、有搞七十二變的,但這正馬每天下課都乘噴射機離去,實在太有個性。當然也不是她真的把我留下來,因為我根本還沒有機會把到她。

應該不是這樣的,就在這幾年我發現學校很多女生發出她們前所未有的好聲音,原來是接受那正馬悄悄地指點。但那些女生開始變成旁人眼中更正的馬子,我心中的正馬仍然只有我(自以為)懂得欣賞。

應該不是這樣的,當我煩悶怎樣努力依舊無緣跟正馬聊天牽手時,心碎又驚喜地發現她跟一個香港來的女生李端嫻變成一個叫拜金小姐的小團體,跟許多我景仰的男生如徐千秀跟黃耀明及可樂王愈來愈過從甚密,原來她們想盡一切辦法要世界充滿野獸派馬子。

應該不是這樣的,搞笑不怕低俗的拜金小姐,竟然讓我重拾了上學的樂趣,且在我還沒完全學會小鳥探戈的舞步時,那個小團體居然再度變裝,教大家唱起《拜金國際俱樂部啦啦隊之歌》。

應該不是這樣的,可樂王這回搬出中國宋詞《點絳脣》之類絕學,到底是呼應著後方文山/周杰倫世代,從林俊傑到王力宏皆免不了在江南的竹林深處唱起東風破的現象?或者難道真如歌詞所唱的:「你一定可以打敗周杰倫阿呼嗚!」

應該不是這樣的,可是經過這些年政客拼命嚷著,凡事本土化的洗腦,我居然將這充滿中國意境(及宮廷想像)的歌詞,聽成一種異國風情的調味;還是這要怪那妝點巴洛克氣氛叫人忍不住華麗低感傷的大鍵琴?

應該不是這樣的,她們提起那個年代久遠的義大利型男 Gazebo(如今看來自然好笑至極)是這次的影響之一。真要命,歐陸舞曲這麼土俗的事,連當年的同志偶像 Jimmy Somerville 最近重出江湖都勉不了陷入自身的諷刺,她們俗人所不能俗、頹人所不能頹,簡直比裝清純的 AV 女優更挑逗!

應該不是這樣的,但那《拜金國際俱樂部啦啦隊之歌》中有句「偶像加加油/加油油」,應該是我此生聽過最噁心好笑的表達方式。

應該不是這樣的,可是看她們再度輕鬆地就成為全校最有玩興的人,讓我驚覺這學校真是宇宙無敵的難玩(BTW,本校名叫國語歌壇,耐不住無聊的別來就讀)。

應該不是這樣的,正馬們速度太快,急得我心中直喊這銀河鐵路,去向何處。

但我對這篇文章的喜愛甚至已經超過對拜金小姐、陳珊妮近來的音樂創作本身。總是那麼聰明、那麼白爛、那麼精準地玩耍著角色扮演的遊戲,這種虛擬幻想所製造出的歡樂往往無法持久,就像無論前戲進行得再多、性高潮的肉體歡愉也只能有短暫幾秒鐘一樣。side project 再怎麼好玩,都不適合「反客為主」,否則很快就膩了。但事實上我對久違的全新創作專輯【後來 我們都哭了】也不甚喜愛,因為我已經有點分不清這是不是另一張少了可樂王的歌詞和李端嫻開口唱的拜金小姐專輯了。陳珊妮在這裡放下機車的卡通美少女造型,卻轉向歌德鬼娃繼續在角色扮演遊戲裡樂不思蜀得意忘形,雖然獲得金曲獎的最佳製作人、最佳專輯、最佳女歌手大獎的多重肯定,但所有「好玩」的東西我們都在之前便聽她看她玩過了,而我還是覺得【當壞人還沒變壞的晚上在女巫店+不能忽略陳珊妮】【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完美的呻吟】這個階段的陳珊妮最「好聽」。

陳珊妮 - 華盛頓砍倒櫻桃樹陳珊妮 - 乘噴射機離去陳珊妮 - 四季末的唱遊當壞人還沒變壞的晚上在女巫店+不能忽略陳珊妮陳珊妮 - 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陳珊妮 - 完美的呻吟
陳珊妮 - Happy Birthday 貳零零壹現場作品限量版陳珊妮 - 2003 現場作品拜金小姐 - 拜金小姐陳珊妮 - 後來我們都哭了拜金小姐 - 拜金小姐2陳珊妮 - 美中毒

嘿!再補一篇偷來的評析文章,剛好也是 07/14 同一天發表的哩,真巧呀。雖然也有英雄所見略同的部分,但整體而言內容寫得可比我這篇難免趕鴨子上架的凌亂文字既工整又有系統有深度多了。鼓掌拍手致意之餘,實在無法忍住不偷回來存著呀。
東方早報

珊妮 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

文 cipher 責任編輯 徐崚怡  2005-7-14 2:34:09

將《後來我們都哭了》和《華盛頓砍倒櫻桃樹》連在一起聽是一個很有趣的體驗。10 年的歲月隨著陳珊妮的音樂顯得如此狂飆突進然而段落分明。10 年來她的聲音越唱越高,走到 2005 年就成了玫瑰花瓣黑絲絨圍繞下尖聲呻吟的哥特女王。回過頭再聽木吉他時代的 Sandee,那個酷酷的聲音低沉要擺力度的歌手真正令人恍然如夢。

若你是從金曲獎上爆冷獲獎才開始認識陳珊妮,若你想到她便是如妖婦的著裝和煙熏黑眼圈,若你知道她所鍾愛的玩具是 living death doll,若你熟悉的是從這些資訊拼貼出來的陳珊妮,大約會對《華盛頓砍倒櫻桃樹》大為驚訝。就連陳珊妮自己也說“我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過這麼一張唱片,後來重聽它往往覺得像是別人的作品,可能來自一些我永遠不會認識的創作女歌手……這些我現在畫不出的東西是怎麼樣產生的,實在令人好奇。”

“和一種朋友在一起/看得到世界上最漂亮的一朵雲(陶醫生的柳丁)”是我至今聽過最好的對友誼的讚美。

“吃飯的時候有人伺候/那真是一種享受/我寫歌的時候/你正撈去湯裏的油/將來可要找個好老公/要懂得做菜/懂得生活/懂得我(女人生病的時候)”這種明明白白叫人喜歡的歌詞,簡單的都市人情,卻叫我如何不惦念歌聲背後延展出來的遼闊世界。

因為那種綿密溫柔的真實生活感受,1994 年發行的這第一張專輯《華盛頓砍倒櫻桃樹》至今仍是太多人心頭好。

《後來我們都哭了》算她最得到認可的專輯,畢竟爆冷的金曲獎捧了一個又一個。然而溫柔奢靡糾結的殘酷陷阱固然是好的創意,但珊妮的嗓子並不適合這種啜泣的甜美。雖然愛暴烈摩擦的《野火》和充滿自溺快感的《情歌》依然美麗得不禁令人歎息一句,到底是Sandee……

對自己變化,陳珊妮自己的評價則是:“……這我不知道要講什麼,這沒什麼啊。人一直長就會長成別的樣子。”

她應該是我見過性格最張揚的巨蟹座。她從不吝嗇告訴媒體,誰的吉他彈得實在太差,誰的唱功叫人幻滅,誰的音樂,哦天呢,他是創作型歌手,真是災難。對愛看熱鬧的人而言,她那種犀利而爽利的態度實在非常過癮。在陳珊妮的語言中,找不到溫柔嫻淑的平穩調調。這種自在自為的堅決個性也表現在她的詞曲創作中。歌詞中的意向大膽,用詞上從不挑食。像“隨時開放的性欲內衣不懷好意偷了別人的情。為你呻吟,不只是客套的激情”(《呻吟》),或者直截了當問候“我是那麼小那麼小那麼小心翼翼討您歡心/您興奮了嗎?”(《您興奮了嗎》)並大方送上吸氣聲。

1999 年《來不及》是 Sandee 為外婆過世而寫。因此初版的MV是一個冰冷泛青的停屍房中,豔裝的 Sandee 手持薄刃,逐步分解一具男屍。“我就是來不及送你/來不及為你唱首情歌/來不及為你變成好人/我就是來不及說一聲我愛你”在無可挽回的死亡面前,悔恨和傷痛的感情溢於言表。(當然這種MV肯定因為意識形態問題被禁止),在修改版的 MV 裏,金黃色光線籠罩,Sandee 一人分飾兩角,於是 living death 成為一首典型 triphop 的情歌。美麗固然在,然而缺口藏於死水,深沉的感情通過平庸的化妝才好方便見人,市場不需要也無法承受那麼多張揚的陳珊妮。

張洪量發新片對著記者說,我要讓陳珊妮相信,我的唱功沒有那麼爛……哈哈哈,大約是仗著自己不用在前臺走紅,而且也並不紅,所以陳珊妮能放心大膽持續這樣的“囂張”態度如此久。一定有人對這種“機車”個性大皺眉頭,然而為什麼不可以?有眼光,有性格,有天分,誰要 100 個劉若英。或者有女權運動員來不及找來桂冠拋過去,而 Sandee 對此的回答是“被人說女權也太不時髦了吧……”

也許這解釋了她音樂風格上同樣無可奈何的強勢。無論作用在誰身上,那一份悠長令人無限設想的詩意令得她的詞曲創作總是那麼易於分辨。於是我們有了陳珊妮的鄭秀文,陳珊妮的伊能靜,陳珊妮的謝霆鋒……甚至,陳珊妮的黃耀明。人山人海強大 cover 功能,如同火鍋湯一般燙什麼進去出來都一個人山人海味,卻沒覆蓋掉 Sandee 的印記。收錄在 2000 年《光天化日》中的這首《深藍色》,和黃耀明那時金屬聲相得益彰。然而,一耳聽去,分辨出的首先是陳珊妮作品,而非人山人海的圖章。

和 Sandee 交往甚密的詩人夏宇,在《她曾經是我的最愛最鋒利的小刀》中這樣寫道“有一個歌手張著純潔的羽翼也披著撒旦的黑衣/對你吟哦泡沫一般的愛情/對你詠歎殘酷真實和死亡/洞悉世情的眼/在純稚的臉上張望/痛並快樂著。我們叫她陳珊妮/有時候生活可以輕鬆一點/喝罐裝咖啡/微波速食調理包/穿成衣工廠大量生產的衣服……但是聽音樂要堅持,我只聽陳珊妮。”

這實在不是一首好詩,然而對於陳珊妮,在這樣簡單明瞭的勾勒之外,我還能再說什麼呢?

  我說我們不過是小灰塵是小灰塵
  我說音樂也只是小灰塵是小灰塵
  ———《小灰塵》from《後來我們都哭了》


     Share/Save/Bookmark

3 chorus resound:

sandeechan.com said...

親愛的,感謝您對公主的支持:)
歡迎加入「愛的部落格」,成為公主子民喔!

http://www.sandeechan.com/blogroll.htm

湖思漫寫 said...

同意版主所說「這實在不是一首好詩」
而且,根本不是夏宇的手筆。

網路上以訛傳訛三人成虎硬是把這篇《她曾經是我的最愛最鋒利的小刀》栽在夏宇頭上,可是除了抄襲的這一句「他曾經是我最愛/最鋒利的小刀」(出自〈在港口最後一次零星出現)--《腹語術》)之外,讀過夏宇的人就知道,完全不同的口氣啊。
特別是最後『但是聽音樂要堅持,我只聽陳珊妮』,這種句子幾乎是廣告,更加不合夏宇的調。

求證夏宇之後,她說:不敢掠美。

希望引用的大家別再以訛傳訛了吧。 

bias / 小掰同學 said...

感謝指正。另外雖然我也同意『這實在不是一首好詩』,但如上文所標示,框框中引用東方日報的段落文字其實出自 cipher 之手,我也不敢掠美呀...

 

FinderiCal: my Google Calendar plan4funMail: drop me a lineiPhoto: my flickr photosiMovie: my bootlegvideos on YouTubeFinalCut: movie premieresGarageBand: i wanna rock !iTunes: play that funky musicQuickTime: front row cinemaSafari: Internet Surfing Matrix ReloadedPages: i can read tooKeynote: notable quotesiChat: blahblahs of my miserable lifePainter: drawing graffitiMotion: i love this game !Tachikoma: Ghost in the ShellVoiceOver: i'm biased & saying it out loudSystem Preferences: rss takeout Recycle B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