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ookmarks my bootlegvideos my flickrphotos rss takeout send me a note font-size:12px font-size:14px font-size:16px

2008/11/20

憂樂園 - 空心事變

憂樂園 - 空心事變

有很大的機會妳大概沒聽說過憂樂園是什麼地方開在哪裡,門票多少錢,又有什麼好玩。如果是「女優樂園」,那妳就整個非常有概念了,說不定還設在我的最愛書籤資料夾每天必逛流連忘返呢,猜想應該是跟一劍浣春秋同性質的「那種網站」吧,ㄎㄎ。

憂樂園其實並不算是個地方,也不是開在哪裡的主題樂園或附設摩天輪的超級商場,而是個在台灣土生土長的獨立樂團。可惜的是,成員裡還真的沒有半個女優,連個憂女都沒有。要嫌棄五位年過三十或至少接近而立之年的男性團員其貌不揚,恐怕是嚴厲了些,但要說是個帥哥團,其實也沒有特別帥到可以把飛輪海比下去的程度。

雖然長得沒有少男偶像團體那麼帥,也沒有五月天蘇打綠般的高知名度高人氣與吸金魅力,但若要比起對音樂的狂熱與投入程度,憂樂園可不願承認輸給任何人。五位團員中有在十年前連五月天都還沒成名出道前,就和她們一起在士林夜市某個地下室的酒吧裡與五月天每週固定演出的,在五月天前任鼓手 Robert 任柏彰離團後也曾短暫和她們一起練團測試合組樂團的可能性。憂樂園團員裡還有長期在主流唱片圈資深製作人陳建寧手下擔任製作助理的,包括 F.I.R. 飛兒樂團WoW 頭號人物蕭閎仁...等專輯唱片中都找得到她的創作與參與製作錄音工程的痕跡。團員裡還有長年在北市各大音樂教室開課教授吉他的,身兼另一個獨立樂團這位太太今年也以第一張專輯入圍了金曲獎,年底前後即將發表的第二張錄音室作品目前也正如火如荼地趕製中。有這些經歷,妳對憂樂園首張專輯【我們都以為】封底何以會有陳建寧與創作歌手吳克群的推薦文字,也許就不會感到太過意外。

the megatore with a big wheel

每個禮拜五晚上,只要不下雨,憂樂園樂團都在台北師大夜市口的師大公園舉辦「離家出走街頭演唱會」,樂器、音箱及所需供電全都自備,演唱歌曲除了自創曲之外也接受點歌。既然是街頭演唱會,當然也就不收門票,就跟英倫天團 Radiohead 新專輯《In Rainbows》一樣採香油錢模式任人自訂價格下載,隨喜奉獻。如果要順便帶走憂樂園的實體 CD 作品,則可以用比在連鎖唱片行更優惠的價格購買珍藏,當然團員們也全都樂於為妳簽名合照留念。這並不算是什麼多了不起的行銷策略,憂樂園在這定點唱了快一整年,每個小週末都能吸引來夜市過往人潮駐足圍觀聆聽個幾首歌才離開,但有時擺在前頭的吉他箱裡收到的支持贊助金甚至可能根本都還不足以支付當晚電瓶加油費。但對於這群已經畢業退伍多年、已不再算是社會新鮮人的大男孩而言,即使社會、家庭對她們加諸的壓力和這些年來的成人社會歷練,她們對於不能把音樂當飯吃已經更顯釋懷,單純投入其中獲得滿足、也把從音樂中得到的喜樂分享給聽見她們歌聲的人們,那就夠了。

也就出於這樣的原因,她們立下了「只要還有一人想聽,我們就會繼續為您唱下去」的宏願,在這裡不計代價「駐唱」了整整一年。也由於在街頭演唱勢必遭遇到比樂團一般在各 livehouse 或咖啡店裡更嚴苛的硬體器材限制,必須以一切從簡因地制宜的方式改變平時的演出呈現方式,她們採行了「unplugged」為主的演唱方式,將所有音符及嗓音乾乾淨淨一絲不掛赤裸裸血淋淋地傳達到路過聽眾耳中,漸漸也改變了樂團自己創作時的某些習慣,於是有了製作一張「不插電」迷你專輯來記錄下這一年來和師大夜市過往無名好友們的美好回憶,寫下『有音樂陪伴的夜晚 只有滿足沒有遺憾 我們只是唱著 事情就這麼發生了...』這樣一段乾乾淨淨一絲不掛赤裸裸血淋淋的誠懇文案。一開始就只不過是抱著空心吉他輕輕撥弄著琴弦唱著自己喜歡的旋律而已,然而經過了一年,也不是設定下什麼特別目標之後的遠大計畫,但隨著路過受到吸引的人潮愈來愈多、回去後真的找上 blog 門來留言述說憂樂園如何讓她們度過一個美好夜晚的好評不斷、而地下樂團圈的好友們也一個個跑來加入演出陣容一起湊熱鬧,事情就這麼發生了,事態似乎愈來愈嚴重,而一切都是從那兩把空心吉他、口風琴和手搖鈴鼓開始的...

【我們都以為】初版草稿

憂樂園【我們都以為】上圖是前年我為憂樂園首張專輯【我們都以為】所設計的封面與封底圖草稿,分別以專輯中《飛上天》《誰殺了哈利波特》等「主打歌」為概念出發,但後來因為某些緣故並沒有被採用。雖然我個人認為這些圖比起後來另從 StreetVoice 網站上找到年輕朋友貝琪參與而成的定稿更有設計感,跟音樂本身的鏈結性也更強,但定稿中那帶有古典中國國劇風的設計在前幾週傳來即將出國比賽前往法國坎城參加「2009 MIDEM 國際唱片展」的消息,我也不知道這是一個多具規模的展覽,又會跟多少優異的唱片設計登上同一個國際舞台被看到聽到。總而言之,應該還是個好消息吧。這回負責操刀 EP【空心事變】平面設計的張可樂是我自己原先便蠻欣賞的年輕新銳創作者,說服了憂樂園終於願意採用她們的人像照是兩年前我一直無法突破的關卡,而且我個人也一直是「紫色有加分」學說的服膺者。我覺得比上一張專輯【我們都以為】更精緻好看了。



喜歡音樂的朋友,禮拜五晚上要去哪裡玩?宅在家裡觀賞漸漸愈來愈了無新意的【超級星光大道】之外,難道沒有別的選擇了嗎?當然有,而且不用門票入場費。只要老天爺賞光別下雨,到師大路小公園聽歌支持獨立樂團,順便到旁邊的夜市買些燈籠滷味可麗餅水煎包等攤位來刺激消費,既不會違反集會遊行法、不必擔心被武警公安強制驅離,如果覺得還不錯聽,填飽了肚子耳朵之餘也許還多賺到一頓聽覺饗宴。每週五晚上九點唱到十一點,多物美價廉零壓力無負擔的休閒娛樂計畫呀...

歡迎光臨憂樂園!





     Share/Save/Bookmark

1 chorus resound:

憂樂園阿德 said...

文章裡提到的主角之一自己來搶頭香是不是很奇怪
但身為此部落格的愛用者
還是得發揮鄉民的精神
以搶得頭香為樂

感謝小掰大大的美言
在戶外演唱除了與大家面對面的接觸之外
還會有許多的突發狀況是我們熟悉的場子不會遇到的
(當然不是說戶外就比較艱難或有什麼特別了不起的)
但其中的 KNOW HOW 真的是完全不同的
觀眾啥時流動 對什麼話題有反應
甚至攜帶的食物都是很不同甚至很地域性的

其實我們自己也不曉得這樣唱下去會不會有什麼「出脫」
只是抱著沒有舞台就自己創造舞台
沒有路就自己闢一條路的精神走一步是一步
其中說不定沒有太多的思考或者是大挫折
但我們從中得到的卻是滿滿的收穫

說了這麼多我想表達的是
師大小公園的表演我認為是一個非常「中性」的活動
(當然這也不是當初就界定好的,同樣是自己長出來的)
表演裡面有原創也有翻唱  有中文 日文 英文
表演者有老頭子 也有小孩子
有青春調皮即將要發片的主流歌手 也有要酒不要命的日本人

觀眾當然也是隨機分布
喜好上
不左不右
有主流有非主流
恐怕絕大部分的聽眾是平常不會特地去聽音樂的朋友
所以對他們來說
音樂也只是其中一個部分
說不定看熱鬧
跟投射自身的所謂「夢想」成分在我們身上的熱血者佔了大多數
與其說這是一整晚的音樂
倒不如說是一個社會研究的場所
在這裡可以看到音樂工業的「原型」
有購買行為  有宣傳 有上當的 有支持的 有冷眼旁觀的
對我自己而言在裡面驗證了自己在工作上的觀點
但其實產生了更多的疑問
走出了屬於自己的象牙塔或者說舒適圈
果真可以看到一些什麼不同的東西

這樣一整個夜晚的表演
嚴格說來沒有流程
也不算有工作人員
表演也不甚準時開始
音樂品味也不獨特
說的笑話也沒啥特別的
其實是沒什麼個性的夜晚
但我自己認為或許就是這個中性的感覺讓大家願意駐足
經過的人不必擔心聽到什麼憤世嫉俗的言論
或者是太過泡泡糖的曲調
有地方坐
音量也不太吵
就坐下來看看
休息夠了就走掉
或者是聽了兩句就冷笑離開
聽了有些心動或者是一時迷糊的
就會買張專輯
沒有很多的激情、死忠、特地在裡面


其實每週固定來看憂樂園的人不多
但會來這裡坐坐走走的朋友很多
也很感謝小掰同學經常會來關心一下
希望這個活動也能持續的進行下去
我們的生活需要更多「不為什麼」的行為
畢竟生活太緊張
前途太茫然
每件事都要有目的才進行也太累了
以上

 

FinderiCal: my Google Calendar plan4funMail: drop me a lineiPhoto: my flickr photosiMovie: my bootlegvideos on YouTubeFinalCut: movie premieresGarageBand: i wanna rock !iTunes: play that funky musicQuickTime: front row cinemaSafari: Internet Surfing Matrix ReloadedPages: i can read tooKeynote: notable quotesiChat: blahblahs of my miserable lifePainter: drawing graffitiMotion: i love this game !Tachikoma: Ghost in the ShellVoiceOver: i'm biased & saying it out loudSystem Preferences: rss takeout Recycle B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