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ookmarks my bootlegvideos my flickrphotos rss takeout send me a note font-size:12px font-size:14px font-size:16px

2010/07/13

《Avatar》大埔超攻殼

部落格荒廢了很久,一方面跟懶散及其他私人因素有關,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不想重複批評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人事物而又看不到改善的曙光,心情真的只會變得更糟。但很遺憾,好不容易再動筆貼出這篇文章,卻不是帶來快樂的好消息。而是因為我實在很難過,很悲傷,很生氣。
劉政鴻大埔超攻殼

我也有看 《Avatar(阿凡達)》,雖然故事老梗但最前端的電影科技還是令我覺得眼界大開,非常喜歡(《Avatar》納美超攻殼)。而最近苗栗大埔鄉以「竹南科學園區」促進開發為名強制徵收農地不成便遭縣政府半夜開進二十輛怪手碾壓破壞稻田的新聞(竹南大埔,怪手挖田事件懶人包),就讓我聯想到《Avatar》這部電影。

我還沒有購入《Avatar》的 DVD 或 BD,因為比起目前市面上已經流通販售的產品,聽說未來還會推出資料更豐富的版本,那才更具備收藏價值。所以這篇文章裡看到的影片擷圖,其實都是特地去簡體字網站上找到串流再手動擷取下來的。不是想侵害 James Cameron / Lightstorm Entertainment 及 20th Century Fox 的智慧財產權,真的只是權宜之計。我真的理解,piracy, it's a crime. 海盜是犯法的行為。我們不鼓勵不支持不贊成這種流氓強盜的作法,而如果政府本身就乾脆把流氓強盜的職責包攬下來,那就擺明無法無天官逼民反、絕對該受到最強烈嚴厲的譴責與制裁了。

《Avatar(阿凡達)》
《Avatar(阿凡達)》
《Avatar(阿凡達)》
《Avatar(阿凡達)》
《Avatar(阿凡達)》
《Avatar(阿凡達)》
《Avatar(阿凡達)》
《Avatar(阿凡達)》
《Avatar(阿凡達)》
《Avatar(阿凡達)》
《Avatar(阿凡達)》
《Avatar(阿凡達)》
《Avatar(阿凡達)》

一連串的影片擷圖,雖然畫質低劣模糊,簡體字翻譯也未必符合英文台詞原意,但是否喚醒妳對《Avatar(阿凡達)》這部電影劇情的一些記憶呢?看到潘朵拉基地的行政官僚 Parker Selfridge(Giovanni Ribisi 飾)說『these people have to learn that we don't stop.(必須讓這些傢伙瞭解到我們是不會停手的)』『they are just god damn trees.(我們毀掉的只不過是些天殺的鬼樹而已)』『they can move.(她們早點搬走就不會有傷亡了啊)』時,會不會讓妳不小心想起劉縣長說『我們苗栗縣還要不要發展?』『我們是依法行政。』『我們不會為了少數不聽話的人民反對,就罔顧 98% 支持發展的民意。』;會不會讓妳不小心想起吳院長說『既然(白海豚)在台中港都可以轉彎來游,白海豚自然有牠生存、游水的路徑,牠也會轉彎的。』;會不會讓妳不小心想起馬統總也曾說過『我把妳們(原住民)當人看。』『(不是我不會當統總,)早點撤村就不會有傷亡了啊。』

我不知道劉縣長、吳院長、馬統總公務繁忙之餘,是否有閒暇已經抽空撥冗看過《Avatar(阿凡達)》這部商業娛樂電影。如果我是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或無黨籍立委康世儒,或是對苦民黨政府此不當政策執行不滿的任何一個有知名度吸引媒體關注的異議份子,也許我會在記者會鎂光燈攝影機眾目睽睽之前將《Avatar(阿凡達)》乃至於更早的《Battle for Terra(星球戰役)》《Dances with Wolves(與狼共舞)》與《風の谷のナウシカ(風之谷)》等幾部商業娛樂電影的 DVD 致贈給劉縣長、吳院長、馬統總,即使也許作秀意味濃厚,但還是希望這些電影作品中的省思寓意能夠因而被突顯出來而受到更多的重視啊。我不知道當劉縣長、吳院長、馬統總這些當權者看到納美族人的生命樹被冷血鐵腕的上校下令摧毀時,是會為上校「沈默的魄力」握拳喝采,還是會為納美人付出的生命財產代價感到不忍。我曾以為很多事情背後的道理是一目瞭然的,但我又不免懷疑有很多政客真的會屁股換了位置就跟著換了個腦袋。有錢人跟我們想的不一樣,有權人跟我們想的也不一樣。人家有錢有權有怪手有警棍有子彈,面對那無意停止運轉的履帶巨輪,除了帶著恐懼含淚躲開,妳又能怎麼辦?螳臂擋車命喪黃泉就能阻止機器前進毀壞家園嗎?


劉政鴻【2100 全民開講】20100712

怪手開進即將收成的稻田,距今已經超過一個半月。昨天晚上(07/12),苗栗縣長劉政鴻親自上了 live 直播的政論節目【2100 全民開講】,論調主軸一如預期不脫「依法行政」「發展至上」云云,反正賴皮到底就是了,主持人和其他來賓會知道分寸該幫忙就幫忙的。主持人李濤不斷詢問 call-in 觀眾是否為 24 戶拒絕徵收的大埔農民,彷彿只有那 24 戶農民當事人才有資格對劉縣長表達反對抗議,卻不是事先經過 call-out 或透過其他機制過濾身分,全憑叩應觀眾口說為憑,我看不懂節目製作何以如此粗糙又無禮,如果不是 24 戶農民妳就不打算傾聽人家的意見,又何必浪費彼此的時間?另一方面,諸如來賓邱毅、主持人李濤則緊咬這些土地徵收作為科學園區開發的政策是在 2003 年陳水扁總統任內拍板定案,即使陳前總統已經被苦民黨羅織罪名違憲羈押於土城看守所內超過一年,即使下令封鎖大埔鄉聯外道路、怪手開進良田的肯定不是阿扁,反正推到她頭上就該要讓另一派人閉嘴,這也幾乎是【2100 全民開講】近兩年來樂此不疲的屋賊戰術既定策略主軸。既然主持人來賓與可能大多數的固定觀眾都樂此不疲,那顯得格格不入的我也只好轉台離開了。這樣的 live call-in 政論節目製作方式,又怎能真正達成讓民意「上達天聽」的目的呢?又或者誰說這是本節目的目的?會這樣想的觀眾就太傻太天真了啊。

太久沒有寫部落格,我竟然已經有點不知道該怎麼為這篇文章作結尾。我自以為可以很明顯看出來的是非正確判斷,在被強加上了藍綠立場的分野之後,彷彿便又變得模糊了起來。我以為嚴重違背民主法治人權精神的政府,在某些朋友眼中似乎卻並不那麼邪惡,我無法理解卻也害怕去觸碰那地雷引線,我只敢把頭埋在砂堆裡假裝只要不去針對這些議題作爭辯,我們就仍然可以假裝是同樣站在正義一方的同盟戰友。

《Avatar(阿凡達)》

我再度想起《Avatar》這部電影。大埔鄉民即使爭取到了在 CNN 曝光陳情的機會,看看劉縣長、吳院長、馬統總仍一派「依法行政為所應為」的反應,顯然不可能認為自己已經成了「台灣之恥」,這近乎醜聞的報導登上國際媒體也很難為大埔鄉民帶來 Toruk Makto 飛龍騎士的救世主效應成功反擊。這個政府的臉皮已經比犀牛皮還要厚,要令其政策轉彎,與其求助國際公信組織,甚至不如作家張曉風或電視製作人王偉忠等「自己人」的勸諫諍言才可能有點用處。

我又另外聯想到《Shaun of the Dead(活人甡吃)》這部電影裡,有個像是路人的生存者配角重複地說了好幾次這段台詞:『glad someone has made it.』 真慶幸還是有人辦到了,大約是這個意思吧。這不知可不可以算是某種「成功不必在我」的哲學,反正有人辦到了就好。苦民黨政府的經濟發展政策好像也都是抱著這種觀點,反正只要有人(最好是我的友人)賺錢就好,其他人苦哈哈關我屁事,其他人全家生計都被剷除關我屁事,有人(我的企業界友人)賺到錢了啊,誰說我們沒有認真拚經濟?以前阿扁任內時,我的企業界友人能這樣無視民間疾苦地大賺其錢嗎?這是我們賺錢拚經濟的黃金十年啊。這個政府活在殭屍橫行的時代,而殭屍橫行則其實都是政府造成的後果,不過管她的,真慶幸友人還是賺到錢拚到經濟了。

《Shaun of the Dead(活人甡吃)》

什麼藍猴子阿凡達納美星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妳不知道外面金融風暴土石流砂塵暴了嗎?在殭屍橫行活人生吃的殘酷世界,妳們應該要感激我拿出沈默的魄力偷偷摸摸又不遺餘力地在「拚經濟」,應該要慶幸在我的大力協助下,至少還是有別人成功存活了下來啊!活下來的不是妳們,那就抱歉了。『那沒辦法,全世界都這樣。』吳敦義這句話好用得很哪。





     Share/Save/Bookmark

3 chorus resound:

澄漾 said...

o每次看到大埔的相關新聞我都很難過,但是自己卻只能看著電視上播送的畫面,一點辦法也沒有。
我在電影院裡看過阿凡達,特別是後面人類強制開發土地、放火燒,妮特麗大哭,看了真的很捨不得。
現在看看大埔的居民們抗爭,愈覺得難過。雖然現在說不徵收了,誰知道接下來又會是誰有相同的遭遇呢?

Anonymous said...

You seem to have forgotten the wishes of the 98% of the local residents, who were in favor of this project. Tell me: why should the wishes of the majority be sacrificed?

bias / 小掰同學 said...

事情都過了那麼久,現在才跑來用英文匿名留言問這種問題,是因為妳並不居住在台灣所以最近才接收到相關訊息嗎?

這事件發生真的有一陣子了,如果妳真對此事有興趣,大可以再稍微花些力氣作些追蹤。98% 居民同意徵收的數據是縣府操作出來的,而上繳土地權狀的居民也都沒有別的選擇,被威脅若不配合則什麼補償都得不到而同樣要被強制徵收一條路,用這種違背正當程序的公權力強制弱勢縣民順從,再將這結果倒過來聲稱具有強大民意背書,這也都是備受批評的政府暴行。

妳說我忽略這些人何以願意自己的什麼權益被犧牲,我才要提醒妳,麻煩再多作更多深入了解,這些人絕對不是主動樂意把土地雙手奉上給縣政府,任由政府變更地目,把這些農地改建成國家發展政策都還不明朗也不知願景在哪裡的工業區,畫幾塊商業繁榮的大餅就變成被特定大財團壟斷的特區。

 

FinderiCal: my Google Calendar plan4funMail: drop me a lineiPhoto: my flickr photosiMovie: my bootlegvideos on YouTubeFinalCut: movie premieresGarageBand: i wanna rock !iTunes: play that funky musicQuickTime: front row cinemaSafari: Internet Surfing Matrix ReloadedPages: i can read tooKeynote: notable quotesiChat: blahblahs of my miserable lifePainter: drawing graffitiMotion: i love this game !Tachikoma: Ghost in the ShellVoiceOver: i'm biased & saying it out loudSystem Preferences: rss takeout Recycle B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