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ookmarks my bootlegvideos my flickrphotos rss takeout send me a note font-size:12px font-size:14px font-size:16px

2008/07/04

豬頭,我的車燈咧?

my bike purple haze

這是小紫,她有個帥氣到整個跟她破爛外型完全不搭軋的英文名字叫 purple haze。

其實只是一輛二手單車,或許是第三手第四手我也不知道,變速切換有點故障,座墊也不太穩,是我娘趁叔叔回台中找我爹看牙時順便託她幫忙載到台北來給我的代步工具。

如果不考慮風吹日曬雨淋的困苦和安全顧慮,其實我一直喜歡當個可以讓頭髮迎風飄揚、身體左右擺動便能影響車子向左向右行駛的騎士,更甚於在舒適的高級皮椅上及安全氣囊保護下駕馭方向盤。我愛 MotoGPValentino Rossi 更勝過 F1Michael Schumacher

高二高三的時候我是騎腳踏車上下學的。我還記得那時表弟大約每學期都會換一輛新車,我的腳踏車大部分是從表弟那邊過繼來的二手車。我的最愛是一輛捷安特,淡淡的香草薄荷綠配白色看來就很舒服,姑且就叫她 vanilla ice green 唄。在某個風和日麗的暑假星期六下午,我從補習班走下樓後發現她不在我用三道鎖綁住的柱子旁了,打電話拜託已經上大學的表姊騎機車帶我回家,還被老爸唸了一頓,那整個週末心情都很糟,又不是我願意或故意要讓小綠被臭賊牽走的,我還不是很有興趣多作什麼鬼三角函數習題哩。

那幾個學期表弟那邊總有多的腳踏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忘記後來是給我什麼顏色什麼款式的鐵馬,好像是黑色還是深藍色還是鐵紅色,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總之我再也沒辦法對後來騎的車付出那麼深厚的感情了。舊愛還是最美,在我的心窩裡,永遠還是有一塊空間只專屬於小綠而已,她是無可取代的啊。

好像是高二升高三的那個夏天,我曾經和另一個國中同學一起結伴獨自跑到台北來玩,借住在上大學的表哥熱得要死的租屋,中間有一天的行程是找某動漫雜誌的主筆見面聊天。身為一個土包子庄腳俗,台北市的公車我根本不會坐,在從台北車站向忠孝東路 SOGO 後某住宅大樓前進的那段步行路程中,我那時只傻傻地覺得如果有一輛腳踏車可以騎有多好。那時我當場就被同學恥笑了,即使是那個仍然是黃大洲市長當政的久遠年代,以台北市這種車況路況空氣品質,騎什麼腳踏車多危險多骯髒多痛苦啊!結果過了這麼多年,雖然動輒好幾萬的什麼折疊車、登山車都賣得嚇嚇叫,即使什麼『節能減碳』的口號喊得多凜然忘我,台北市長都換過三四任了,其實好像也沒有真的對機車族單車族乃至於行人更友善多少,規劃的自行車道非常有限,折疊車進捷運受百般刁難,紅磚道其實也不適合騎單車,甚至像大安森林公園這樣的環境還禁止在裡頭騎單車,這是什麼爛城市?!但是在當年那當下,金斧頭銀斧頭,天真無知的阿呆當時腦袋裡就是只掛念著一把生鏽的鐵斧頭。如果可以自由選擇,我就是喜歡享受騎乘單車趴趴走的悠閒感嘛。

在後來上大學開始騎機車後,偶爾還借得到汽車、休旅車來開,我高三時的那輛腳踏車好像被舅舅要了回去,後來幾年內又看舅舅換過幾輛腳踏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始終這麼頻繁地來來去去、她們後來又都到了哪兒,有沒有遇到個好人家、受到夠妥善的照顧。高中畢業後我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再騎過自行車。想騎也沒得騎了。又過幾年家裡還是陸續有過幾輛腳踏車擺在診所二樓,我也不知爸媽都是從哪裡撿來的,總之車款沒有先前從舅舅表弟那邊繼承來的高檔,也就比較懶得騎了。

don't look back in anger, not on the bike

扯遠了。總而言之,purple haze 的出現,一方面是協助我因應油價電價上漲的代步工具,另一方面也多少幫助我消耗掉一些卡路里,好歹比半個小時一個小時的路程我都走過要節省不少時間。最近這一陣子我還蠻常騎著她到公館 livehouse 看樂團 live 表演,或是到師大夜市買個滷味剉冰之類的。

前天下午我騎著 purple haze 從捷運六張犁站到西門町看《Hancock(全民超人)》,唉呀我還是很喜歡 Will SmithCharlize Theron 這兩個演員的呀,但是劇情雖然輕鬆幽默卻未免也太薄弱無深度了吧。我還以為可以看得類似我個人前幾年最愛的動畫電影《The Incredibles(超人特攻隊)》的半寫實超能英雄故事呢,怎麼後半段變成亂七八糟的瞎扯蛋爛梗愛情偶像劇。

是說這個距離騎起來算是有點遠了,最近這種天氣還不騎個滿身汗,默默祈禱著過一陣子終於會有勇氣站上體重計,希望日益癡肥的大腿屁股終於又能塞得進前幾年的緊身牛仔褲裡。昨天晚上再度騎著 purple haze 出征,這次的目的地是五分埔。也不是說真的有很想添購什麼新衣,反正就是當作逛街閒晃,如果找得到一頂漂亮的豹紋牛仔帽那也不賴,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有什麼機會場合需要用到這行頭。

結果我在五分埔瞎晃了兩三個小時,唯一看到一頂豹紋帽其實不是牛仔帽啊,那花紋嚴格來說也不知道算不算豹,或者只能算幼豹,但是那家店是賣 T-shirts 為主,為人形 model 戴上帽子只是作整體搭配裝飾,這頂豹紋帽老闆根本不打算賣人啊。另外看到一頂帽子圍了一圈豹紋絲巾,黑色紫色米黃色看起來都不賴,但也不是牛仔帽,而且叫價有點偏高,而我的頭又稍嫌太大了。只好兩手空空敗興而歸時,發現本來停得好好的 purple haze 被推倒在人行道上,而車上的迷你小燈被幹走了。可惡我為車上鎖後忘了把燈拆下來。雖然不是多高貴的車燈,老實說騎在暗巷裡時那只吃一顆三號電池的光線也不足以照亮前途,但畢竟還是我老妹假掰專為 purple haze 添購裝上去的配備啊。我前天去看電影晚了些入場,就是拿這從車頭上拆下來的三段閃光活動車燈找座位的欸,比手機好用多了啊。

雖然不值什麼錢,東西被幹走還是會讓人很幹。高中時代對小綠 vanilla ice green 的回憶頓時又湧上心頭,於是有了這篇無聊的流水帳廢文。我只能說,在此謹祝當年偷走我小綠的單車竊賊和昨晚幹走我車燈的貪小便宜混帳全身從下面爛到上面從前面爛到後面從裡面爛到外面,祝牠們大小便失調吃東西沒屁眼排拉肚子則從嘴巴裡流出來。亂幹別人財物一定會得到報應啊幹!

Dude, Where's My Car?

《Dude, Where's My Car?(豬頭,我的車咧?)》

哇哩咧,ㄇㄉ,『豬頭,我的車燈咧?』





     Share/Save/Bookmark

1 chorus resound:

Kate Jane said...

我朋友從事某休閒活動時

很喜歡搭配此片XD

 

FinderiCal: my Google Calendar plan4funMail: drop me a lineiPhoto: my flickr photosiMovie: my bootlegvideos on YouTubeFinalCut: movie premieresGarageBand: i wanna rock !iTunes: play that funky musicQuickTime: front row cinemaSafari: Internet Surfing Matrix ReloadedPages: i can read tooKeynote: notable quotesiChat: blahblahs of my miserable lifePainter: drawing graffitiMotion: i love this game !Tachikoma: Ghost in the ShellVoiceOver: i'm biased & saying it out loudSystem Preferences: rss takeout Recycle B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