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ookmarks my bootlegvideos my flickrphotos rss takeout send me a note font-size:12px font-size:14px font-size:16px

2008/09/29

the suffered suffer more

23000000

聽了這大半年的『苦民所苦』,我想我們應該更「有國際觀」地把她翻成英文,或許更能瞭解說出這話的人心裡想的是什麼。所謂「苦民所苦」是「suffer what people suffered」的意思嗎?不,其實是「make the suffered suffer more」。

『I BELIEVE IN YING-JOU MA』

say i am cynical。我是一個憤世嫉俗的人。譬如說,當大家都那麼愛《海角七號》,我偏偏就要先去扯【命中注定我愛你】【無敵珊寶妹】然後說出『我並沒有那麼喜歡《海角七號》』(我也有看《海角七號》)這種話來討罵惹人嫌。當大家都那麼愛《The Dark Knight(黑暗騎士)》,我連寫兩篇 a long dark night in the sin cityno capes for superheroes! 卻又和電影本身都沒那麼相關那麼正經。

又譬如說,當大家都在為發現大量日常食物中都含有可能造成健康威脅的三聚氰胺成分而人心惶惶、義憤填膺時,我卻已經對這一陣子以來的相關新聞走向感到更多的不耐。從 2.5ppm、2.0ppm 的「浮動國家標準」到撤換過衛生署長當場立即宣布「不得檢出」/「得檢不出」的發展,事態嚴重性似乎是急速昇溫,但既然其實 nothing has changed,我縱有千言萬語想要表達也還是又多想了好幾天。那基調應該會接近『笨蛋!問題不在___!』的命題法,但該把關注轉移到哪邊去才能超出這些天來已經到處充斥的批判文章,對動輒廢話成千上萬字長篇大論的我而言卻不是那麼容易整理得清的複雜思考。因為我再怎麼想破頭,都有一個聲音把我的思緒引導到一種自己寫文章慣常會收到的制式回應『說那麼多幹嘛,直接說妳不喜歡___不就好了?』這個方向來。

say i am cynical。我是一個憤世嫉俗的人。說那麼多幹嘛,直接說我不喜歡就好了。我不喜歡謊言欺騙傲慢與賴皮,我痛恨劉兆玄馬英九中華人民共和國。

朝三暮四

上圖是台灣漫畫家蔡志忠前進中國改套上簡體字的成語漫畫作品「朝三暮四」(典自【莊子.齊物論】)(有朋友反應說成語漫畫看不清楚,但我找到的圖就這麼大張,只好雞婆進行「數位修復」工程,把網路上搜尋到的原圖中影印髒污塗掉,再將簡體字改為字體稍大一些的繁體字,如果還是看不清楚,我已經盡力了)。。跟著黑心政府賴皮官僚的議題設定去爭論 2.5ppm、2.0ppm、零檢出幹嘛?既然都並不等於零含量,妳分析得辛苦,不厭其煩地花費幾千字解釋箇中差別,還去各國搜尋相關規定和數值作為佐證,還會對誰的說法如何「誤導」大眾再多寫好幾千字互相指責認知不當立論謬誤(TSUBASA 的台東苦悶筆記: 媒體惡質化 莫此為甚!),其實早都已經中了套。狗咬狗,一嘴毛,一開始被狗吠的惡賊反倒可以樂得輕鬆逃離現場企高山看馬相踢來個船過水無痕沒事一身輕。總統大選前的綠卡議題是如此操作,兩種不同觀點的對立轟炸,搞到全台灣上千萬選民幾乎都是半個移民專家(既然可以得到兩種迥然不同的結論,恐怕最多也只能是半個專家而已了),還有那麼多早已移民海外或回歸祖國的僑胞資深藝人大剌剌同時帶著她們的綠卡和中華民國護照一起走過桃園中正機場的入境大廳,打扮得漂漂亮亮說出『中華民國總統可能是美國人有啥關係(只要能挽救台灣的經濟),就算是外星人都應該要投給她!』如此關懷民生疾苦的真心話。馬總統的美國公民身份疑問無解,立委李慶安的美國國籍議題也都已經被週刊挖出超過兩百天啦。

say i am cynical。人民只是會去斤斤計較菜單上早上三根香蕉晚上四根或早上四根晚上三根香蕉差別的蠢猴子而已。為何需要去在意新科衛生署長葉金川告訴我們 2.5ppm 以下也就是 2.0ppm 其實就等於零含有的問題呢?既然中共國台辦都已經提出官方聲明『對於台灣人民因產品驗出有毒物質導致健康威脅及恐慌,我們感到相當遺憾。』(只是遺憾而非認錯致歉,但如果妳有國際觀,妳知道反正英文都是說 feel sorry)但又同時說『經查山東都慶公司的產品並無問題』,而劉院長派代表提前前往中國祝賀「十一國慶」再順便帶回「開啟兩岸協商大門」「更積極聯絡窗口」的善意,妳仍然清楚知道這些每天湧向台灣海關被送往各大小賣場被吃進台灣人肚裡的大量中國原料出產/加工製造商品中,其實在本質上未必有更安全的新組成成分,一開始釀起毒奶軒然大波的「三鹿集團」則已經隨中國官方宣布揪出石家莊 27 名嫌犯的消息發佈,被「三元集團」併購又改名「新世達」重新上市。既然中國政府說都慶沒問題,新世達也沒問題,台灣又服膺奉行「2.5ppm 以下含量便等於未檢出」的標準,既然行政院透過發言人史亞平告訴百姓『一定會有人負責』指的就是前任衛生署長林芳郁辭職下台,除此之外 nothing has changed,都已經有人「下台負責」了,事情應該要告一段落不要再吵鬧政府不想再聽妳抱怨不想再解釋了,我們又何需再去在意吃下肚的「東西」(不一定是食物)裡還充滿哪些驚喜?說那麼多幹嘛?吵那麼兇幹嘛?多給點支持行不行?

say i am cynical。人民只是朝三暮四朝四暮三很好打發的猴子而已。既然烏賊戰術在綠卡議題上奏效,沒道理在「melamine 沒人命」議題上不能再度炮製同一招來操兵演戈度過難關。hey, it works! 還要拿「2.5ppm」這個數字來吵多久?『跟她認真,妳就輸了。』say i am cynical。人民只是朝三暮四朝四暮三很好打發的猴子而已。

monkey on the banana tower

妳以為食物中被添加不該含有的有毒添加物是不分藍綠不分國籍的「全球化議題」嗎?馬英九是這麼說的。但事實顯然不是如此。『笨蛋!問題不在不分藍綠、不分國籍!』問題在我們還是根本不同邊。這邊要講的不是藍綠立場,也不是國籍認同問題,但是不是「死道友不死貧道」,看看以下這兩張電視新聞畫面的擷圖,馬劉等的回應倒也都算顯得「一派真誠」:
『他(馬總統)最近其實比較常喝茶』
『劉院長只喝黑咖啡』
上禮拜新聞媒體還順便問了新聞局長史亞平平常喝不喝三合一咖啡的問題,笑容一貫甜美的史局長說『我胃不好,不喝咖啡。』但我找不到新聞畫面可以擷圖留念。隔幾天總統府還是行政院經濟部接待外賓,非常「貼心」地一律使用日本進口的奶精,安全無虞之外應該也會比較香醇可口,應該沒有讓那些外賓覺得受到謀害而對我國政府留下好印象,算是相當成功的外交對應吧。當然關心這些新聞發展的大家也一定還記得,在立法院裡劉院長拒絕親口喝下政府通過檢驗說可以販賣的某牌奶製品,而台北市議會中郝龍斌市長也以「拒絕陪議員作秀」和「不宜為特定廠商背書」的理由拒吃議員帶來的麵包。

妳們自己都不吃不喝的東西,無論是不敢吃、不愛吃或是以妳們的尊貴身份不屑吃,總而言之就是「我要妳吃可以,妳要我吃就不行」『我大人叫妳賤人就可以,妳賤人叫我就不行』的「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雙重標準。馬總統劉院長史局長自己不喝濃縮咖啡,要不便是喝咖啡不加奶精,林前局長喝古坑咖啡本以為就比較安全比較愛台灣,難道她們的家人親友也都喝不到吃不到和百姓一樣的食品嗎?我怎麼知道,但如果大家都把孩子送往美國加拿大歐洲去,看看人家的政府是怎麼作食品安全檢驗把關的,如果妳是馬英九周美青,妳當然不必擔心馬唯中馬元中甚至如果她們在美國也有養貓養狗會因為喝咖啡吃巧克力吃飼料而得到腎結石腎衰竭啊。我還記得上禮拜的新聞畫面裡,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在告訴媒體『他(馬總統)最近其實比較常喝茶』最後說的是『請大家可以不必為馬總統擔心』。心思好善良好單純的總統府發言人,難怪對中國阻撓台灣加入聯合國參與國際事務的強硬聲明也都會說『不能解釋為非善意』。好傻好天真,記者問總統院長署長局長們喝不喝咖啡,是因為擔心妳們喝了會有問題,還是擔心百姓自己已經吃過喝過了怎麼辦?百姓擔心的是各級首長自己都不吃不喝跟大家一樣的食物飲料,誰又敢保證自己真的清楚什麼是可以吃可以喝的咧?

好傻,好天真。連一句講都未曉話,明明是職業詐騙集團,每一天都是新的練習,對於矯揉造作、造假欺瞞的表面工夫從不陌生從不手軟,卻連怎麼作作樣子安撫民心都不會。妳們是新來的啊?不是都說準備好了嗎?這種事還要我教?學學朝倉啟太嘛。

『其實只要用水洗乾淨的話...』

雖說已經通過檢驗了,驗不出就是安全食品了,卻還是不敢公然吃給人民一個心安,不敢吃就算了。我是說,『怕熱就不要進廚房』『沒那個屁股,就別吃這泄藥』的那種「算了」。妳還好意思問:『這些商品都是在陳水扁執政時期開放進口的。八年沈痾搞得民不聊生,難道陳水扁不用負責嗎?』難道妳就不能想個辦法讓陳水扁來負這個責,找到更多賴不掉的鐵證好好將之嚴懲法辦,而非只是按時去牙醫診所門口拿攝影機麥克風圍堵陳幸妤,按下她背後的那顆發飆暴走按鈕,然後讓李濤李豔秋張啟楷等主持人率領一眾名嘴來關心台灣人最在意的「是非公理正義」,好好合演一齣挽救馬英九民意支持率的大戲嗎?如果妳真的覺得只要推出個林芳郁讓她宣布下台,就符合妳所說的『一定會有人負責』,其實我們現在可能比較寧願讓謝長廷蔡英文之類的傢伙來負這個責了欸。妳下來,別再佔著茅坑不拉屎了,好不好呀?

我們不同國。有權人想的和妳不一樣。standing in other people's shoes 設身處地站在別人的立場思考,對這些權貴政客而言顯然是太過強求的事。自己都把子女送到國外了,剝奪了讓她們也都能留在台灣雨露均霑如沐春風享受父母德政的權益,妳瞧這是多麼大的犧牲!為什麼妳們這些只會鬼叫抱怨的猴子可以如此不愛台灣,不也和這些達官顯貴們一樣把子女送往國外、作出同等的犧牲?只會享受政府的德政卻不為國家犧牲算什麼英雄好漢,美國帥哥總統 John F. Kennedy(甘乃迪)說過一句名言:『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不要問國家為妳作了什麼,問妳自己能為國家作什麼?)』這年頭連應該乖乖接受統治的猴子都沒倫理觀念了,世風日下猴心不古,臣不臣、猴不猴,真是令人為這整個時代整個社會的墮落沈淪感到痛心疾首啊。

江岷欽「for truth deep throat」

《尚書》有云:『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所以才會需要為政者去「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十幾年前李登輝講『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即使恐怕只是好聽的場面話,也勝過馬英九口口聲聲『苦民所苦』但卻偏偏徹底反其道而行太多。苦民所苦在馬英九的實踐中,早已有了新意,不再是我們所「誤以為」的『suffer what people suffered』而被升級到了『make the suffered suffer more』的層次。

這讓我想起我自己唸大學時教過我「行政學」「人力資源管理」等必修、必選修課目的江岷欽。對於這位曾鬧出外遇對象是研究生助理、抄襲研究生論文等爭議風波的老師倒毋需太過懷念,反正隨便打開每天晚上的電視政論節目就看得到江老師舌粲蓮花滔滔不絕但又不知在講啥鬼的風采。江老師在課堂上曾經教我們兩個觀念,到現在我覺得仍然算是受用不盡:
『不能說服她,就幻眩她!』『當我們發現政府(或是一個人)愈是強調什麼事情,那件事通常就愈可能是虛假的。』
長得愈大,愈發現從生活中可以驗證到,真的是這樣。江岷欽自己就是這兩句話的奉行者和最佳例證,她在電視上幻眩但缺乏實證說服力的言論難道可少了?她所嘴角全波言之鑿鑿強調的那些什麼是非公理正義又何嘗不也都只是嘴上說說而已、用以掩護某些邪惡動機利益的政治鬥爭操弄道具麼?

『護駕!護駕!保護皇上!保護皇上!』
『你現在有本事去告我嘛。』

對啊對啊對啊,說那麼多幹嘛?別再提毒奶別再提三聚氰胺了別再喊下台了,不是已經推林芳郁出來負責了嗎?劉院長也說得夠明白了:『老百姓真的是厭倦了!』

老百姓會厭倦就好。綠卡問題就是吵到讓百姓厭倦,而當事人繼續賴皮裝死,充耳不聞也拒絕自清,然後才可以強渡關山當沒事兒一樣。國務機要費跟首長特支費也是這樣,油價電價物價問題也是這樣,陽光法案遲遲不過也是這樣,震災水災風災造成人民財物生命損失中主管機關是否有責任歸屬問題也都是這樣,毒奶事件當然也一定要這樣按著劇本演練一下。

妳當然會感到厭倦。她胡搞瞎搞當然會怕妳追根究底緊咬不放,但若妳跟她認真起來是照著她的設定去玩遊戲,其實妳就輸定了。她就希望妳這樣。繼續去繞著 2.5ppm 的數字門檻打轉,抬頭看到原來阿扁今天又跑出來發表什麼惹人厭的騙肖話,真是太可惡了,這才是導演希望妳在這角色裡該作的反應。作了錯誤的反應與反彈是不需要理會的,愛賴皮的有權人劉兆玄是這樣說的:『有本事妳現在去告我嘛。』愛賴皮的有權人沙祖康是這樣說的:『誰理妳們?早給拒絕了!』

『誰理你們?早給拒絕了!』

強調得愈多、就怕妳不信的,實際上愈可能是假的,真的信不得。要搞政治鬥爭、要向中國靠攏,那是價值觀的選擇取捨,既然妳有超過六七成的高度民意支持,那就去搞去靠啊,很多選前支票難以實踐註定跳票也是原本便可以理解預期的,有夢相隨希望最美,這群猴子就吃這套嘛。但最低限度該為人民把關的平抑物價通貨膨脹問題、進出口商品安全檢驗問題、公共建設基本品質等內政問題,沒有一件事能作到及格的程度,除了上頭政務官綠藍改朝換代,廣大的事務官體系理論上又沒有顏色之分,哪裡可以這樣換了老闆就連最低限度的服務品質職業道德全都不見了?最基本的需求都照顧不到,還搞一堆擺明濫權瀆職自肥的事,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這政府還夠資格作為一個政府嗎?

強調得愈頻繁愈用力,就怕妳不信的,便愈可能是虛假的。真的是這樣。苦民所苦?屁咧。我看「中國國民黨」也不必改名為「台灣國民黨」,直接改組為「苦民黨」好了。十二年前李登輝也是在超過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支持率下當選中華民國(在台灣)的首任全民直選總統,即使那句名言『民之所欲,常在我心』恐怕也不過說得好聽而已,但卻還是沒有馬英九執行『苦民所苦』睜眼說瞎話的程度如此叫人嘆為觀止。十六年過去,重新復辟的國民黨政府已經進化到『民之所苦,操在我心』的地步,既不去「suffer what people suffered」,反而還逆其道而行搞成「make the suffered suffer more」的境界,這... 這... 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這政府還夠資格作為一個政府嗎?我真的快說不出話來了。

『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

『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沒有。連中華民國憲法都快沒有了。當妳看到馬英九把不見起色的經濟推稱這是全球經濟都在壞的全球性議題,把人民在風災雨災震災後的生命財產損失推稱這是老天殺人,既然中國黑心產品傾銷全球當然也就不是馬政府的問題,何況她還告訴妳這是扁執政時代開放的政策,何況她還告訴妳已經有推人出來下台就應該已經算是有盡到政府的責任了,妳知道事情的源頭其實並不在這個政府上任只想處心積慮謀害人民的福祉利益,但『笨蛋!問題不在全世界都面臨到同樣的災難風暴』,而是全世界也只有台灣的政府當局是用最笨蛋的方式與姿態在面對「同樣的災難風暴」,只不過『妳看大家都一樣不是我害的,我沒能力解決也不是我的錯』。

沒有人期待選出個天縱英明的聖主就能從此風調雨順,五十年沈痾搞得民不聊生當然不是可以馬上就變好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妳要重新改寫成「馬上漸漸好」的支票,好歹在最低限度總得劃下一道止血停損線,已經被搞爛搞糟的狗屁倒灶到此為止,才有從此向上提昇的可能。如果連一件有在轉好的事都讓人舉不出例子來,一點起色都沒有,辯稱選前說的「633 政策」其實是指到 2016 年才會全面達成的施政目標,就算當初真的沒有和選民約定好驗收日期,一切都怪選民太傻太天真一廂情願誤會了語意,其實又有何意義?

此消彼長?

這四個多月來,馬政府唯一看得到的亮眼成就,似乎就只有向中國急速靠攏這件事。讓我們暫時先拋開政治認同立場,假設這真的是一件值得去促成的美事好了,但我們仍然難以理解的問題是,中國祖國跟台灣地區,又不存在著那支財團要求政府減稅的電視廣告所描繪的,此消彼長的拉鋸關係,為何非得要不惜把台灣主權出讓、開放台灣 12 吋晶圓科技技術轉往中國設廠、把大筆國庫預算用亂七八糟荒腔走板的「擴大內需方案」消化掉,卻可以棄台灣人民的實際需求於不顧,基本建設不作,經濟不去振興,一日數變的政策搞得廠商貨品上架下架狂賠幾億都不知為的是啥,用已經定調的新標準來看那些被銷毀商品又幾乎全都合格了不是嗎?國外廠商對產品的「Made in Taiwan」出身證明愈來愈沒有信心,經濟還拚得起來嗎?沒有人知道什麼東西可以吃,為拚觀光花費鉅額公帑建設的貓空纜車在風災土質流失後才被發現地基嚴重淘空有偷工減料草菅人命之嫌,溫泉區的觀光飯店被大水淹沒沖倒才被發現原來很多將旅館蓋在河床山坡地業者都是違規營業危險建築,觀光客還會放心來台灣消費嗎?經濟是這樣可以拚好的嗎?

這個政府何以認為彷彿只要把台灣搞愈糟,愈有可以拿到市場上賣個好價錢?若非處心積慮追求這樣的目標,但偏偏讓台灣走向這實際結果,那就還是只有「無能」這答案可以解釋得通而已了。

人民組成國家成立政府,是需要政府作到什麼?不就是在人民各得其所、各司其職作好各自分內的事安居樂業的同時,期待政府應該站在更高的高度、擁有更廣的視野、集合更豐厚的資源、帶領這塊土地走過各種可能來襲的危機,如此而已的基本訴求麼?這些要求是過份的嗎?拿這樣的標準去看世界上其他各國國民,不就是從政府能為人民作到多少來判斷哪些國家已經步入發展中國家、哪些國家還未達到民主開化的發展程度嗎?向中國更靠攏一點,就能幫助台灣人民免於黑心商品的肆虐、免於金融風暴颱風地震的威脅嗎?中國大有為的政府正展現其「沈默的魄力」大刀闊斧地帶領中國人民免於黑心商品的肆虐、免於金融風暴颱風地震的威脅,所以只要我們將命運緊緊聯繫在一起,必能攜手共度過所有難關嗎?先別管大人們像傳述虎姑婆的故事般如何告訴妳那些千古流傳、絕對不能斷在妳這一代的歷史傳承,妳有沒有辦法用理性說服誰,此時此刻盡全力去拚「終極統一」,真是值得犧牲一切都要追求的「終極價值」?

既然中國和台灣之間並不存在著此消彼長彼消此長的拉鋸關係,既然中國再怎麼有為,也都不需要台灣多捅幾個爛攤子出來等著老闆出面收拾,我看不出馬英九政府非得這樣亂搞不可的理由。反正有萬惡陳水扁墊背了,反正有中國等著接收了,反正大不了回美國老家去避風頭的計畫也早在三十年前就都安排好了,所以現在先把台灣搞得烏煙瘴氣就全都沒關係了嗎?

『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有權人和你想得更不一樣』

這個政府一百多天來一直在挑戰妳的想像力極限。妳以為「不會有政府膽敢明目張膽公然這樣惡搞的吧?」她就偏偏明目張膽公然這樣惡搞給妳看。妳以為政府不會屈服於中國說山東都慶產品沒問題就真的認為是金車公司自己白目吧,政府就偏偏真的願意接受來自中國政府的善意宣示,想出只要把規格門檻降低,本來有問題也就變成沒問題了的好辦法。妳以為政府說「苦民所苦」「節能減碳」至少總會傾聽民意、為國庫省下一些不必要的開銷吧,結果她就偏偏到處省小錢花大錢、又不知道苦到哪邊的苦去。拖了好久才去災區視察災情,對跪在地上為失去親人財產痛哭的災民冷淡說出『我會敦促地方政府協助妳來打國賠官司』這種鬼話,顯然沒有意識到官司對象、該負責賠償的正是政府本身。妳相信了她說『得到權力要更謙卑』的國會改選隔日全版廣告,妳相信了「全面執政全面負責」的承諾,妳卻萬萬沒有想到她有 guts 說出『不然妳有本事現在就去告我嘛』的氣魄,全面執政全力卸責也還是臉不紅氣不喘。

我覺得這個政府能夠作到這種程度真的很屌,她們的所作所為早已超出我的想像能力極限,我從來沒想過有人可以這麼不要臉,從來沒想過有政府可以這麼賴皮,我承認我真的敗給她們了。有錢人想的和妳不一樣,有權人想的更超出我們的意料之外,漢賊不兩立,我們不同國,而她們站在跟我們不一樣的另一邊。「匪夷所思」在字面上的意思幾乎就解釋了這一切。

『Alfred: i've told you so』

我想台灣也就將這麼敗在馬英九蕭萬長劉兆玄王金平吳伯雄郝龍斌周錫瑋胡志強等人們手中了。萬惡陳水扁的八年沈痾跟馬英九的倒行逆施相比又算得上什麼?看到有那麼多網友在部落格掛上「革命!」貼紙,但其實大家都不確定自己真正能為這片土地再作些什麼,有革命?也有 革命有兩種這樣的聲音,究其源頭,不也就是出於一種對於政府連最基本限度該為人民作到的把關責任都失職還死皮賴臉不願正面承認錯誤、當機立斷劃下止血停損線,從此該向上提昇馬上漸漸好起來所產生的無力與無奈嗎?

「砍掉重練」嘴上說說容易,革命太難。誰願意放下一切,訴諸武力去推翻連馬英九也早在三十年前中美斷交時便不再在乎過的中華民主共和國 Republic of China 道統,去重新建立一個看得到更美好未來、可以被監督的也許就叫「台灣民主共和國」之類稱呼的全新政權獨立國家?如果我會製作炸彈,我應該把炸彈置放在哪裡,才可以促成炸死妳們這些王八蛋然後就革命建國成功的結果?我根本不知道。就算我有本事炸死了一個馬英九,還有千千萬萬個蕭萬長劉兆玄王金平吳伯雄郝龍斌周錫瑋胡志強族繁不及備載,革命還是尚未成功,同志仍然不知該往哪裡努力吧。革命太難,如果不是像參加滑鼠大賽把台灣送進聯合國或全世界第一名這麼簡單的遊戲規則,而是長期抗戰,那我還得勢必要犧牲掉每天晚上按時收看【型男大主廚】【冰冰好料理】【王牌大賤諜】【黃金B段班】【女人我最大】【康熙來了】【大學生了沒】【國光幫幫忙】這麼多綜藝節目放鬆心情的休閒活動,也不能隨時上網逛 Twitter、Plurk、奇摩拍賣和無名小站消磨時光了,不能每個禮拜都去追逐周杰倫五月天 S.H.E 飛輪海黑 Girl 棒棒堂男孩星光幫超偶幫快樂幫的宣傳行程了,我的生命可能從此就要面對槍砲彈藥刀光劍影和紗布繃帶拒馬護欄鐵牢柵欄,即使是獨立建國自由民主這麼美味誘人的胡蘿蔔掛在眼前嘴邊,我真的承受得了這麼大的轉變嗎?唉,革命太難。

是,革命太難。那麼若留在現有體制內,又可以為「將自己命運扭轉到所欲方向」這卑微願望作到什麼?有人在 blog 邊欄掛上了「革命!」貼紙之後也還在思考到底要如何才能讓政府感受到人民的怒火;有人想到要針對食品安全議題發動一人一天一信去要求衛生署行政官僚給予更正式的公文答覆,讓她們在行政體系被官僚系統的法定程序繁文縟節徹底癱瘓後感受到「人民的怒火」;有人仍然急切地 call-in 進政論節目拜託政黨組織動員個「更大攤的」街頭示威遊行,讓政府在依據一平方公尺可以塞多少人的標準估算出到底是兩三萬還是五萬還是十二萬還是二十萬三十萬的抗議人數後,「感受到人民的怒火」;有人翻著月曆盤算著要在下次縣市長選舉、縣市議員選舉、國會改選給予執政黨更多的壓力,在體制內讓執政當局「感受到人民的怒火」...

『下輩子別再投胎當人了』

依照這個政府挑戰人民想像力極限的過往歷史,如果人民這些反應就能讓政府感受得到人民怒火的話,早就該感受到民之所苦、民之所欲了吧。當前兩週立委葉宜津拿出某平面媒體所作的民意調查,質詢劉兆玄如何看待這只剩不到 25% 並仍在一路下滑的民意支持率,劉院長的回答是也是有其他民調顯示本內閣仍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支持度。如果「830」的馬政府執政百日遊行隔天,這個執政團隊在意的是和反對黨計較街頭上的抗議民眾人數到底有沒有灌水,妳知道這個政府肯定是缺乏她們所掛在嘴邊的『苦民所苦』『得到權力要更卑微』的真心誠意的。然而革命太難,她就沖著妳不敢斷然揭竿起義改變這島嶼的命運,也只好默默承受這一切,這種賴皮的態度不就很有「沈默的魄力」嗎?

然而即使革命太難,現有體制畢竟還是提供了一些合法翻盤的遊戲規則,當妳開始算計著最多也就再多 suffer 幾天,就有洗牌砍掉的 second chance 時,妳覺得這個政府是會繼續裝乎皮皮地至少作完任期剩下的這三年四年,還是掌握時間把現存可能的所有反動勢力打趴到地上,順便加緊腳步追求她心目中的任何終極價值 -- 譬如幾千幾百億要分配給誰,譬如說和中國的終極統一 -- ,不計任何代價,no matter what it takes?

i started so many blogs nobody read。我不知道自己的 blog 有哪些讀者,我不知道妳們幾歲、家住哪裡、是什麼背景、有什麼夢想。但接下來的三四年,接下來的八年二十年,難道不是妳的人生顛峰黃金青年期嗎?妳的所作所為,可有讓妳的生活變得更好?妳會想把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手中嗎?妳還信賴現在這個政府能為妳作好她分內應作的事,讓妳的生活變得更好、讓妳的夢想與人生規劃按部就班漸漸成真嗎?

笨蛋,問題不在那些全球都要面臨遭遇到的災難是不是由妳釀成,解決之道當然也就不會是看妳推出底下哪個人出來謝罪「負責」。笨蛋,問題一直都在妳是如何應對處理,妳是否具備應對處理的正確態度與能力。既然當政者沒有態度,只把人民當會投票的猴子,也缺乏能力,養了一群訓練有素的狗專家,嘴上還口口聲聲掛著『苦民所苦』都只會更顯得虛假諷刺而已。革命太難,只好祈求我們之間至少有一方下輩子別再投胎當人了,免受荼毒或免得去荼毒他人的差別。

we will suffer more. deal with it. apparently you can't leave it, just die. well, rest in peace.

we used to BELIEVE in Ying-Jou Ma. we had TRUSTed him for the position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but we don't necessarily have to stand that. we gotta take the power back. VIVA LA VIDA !

Viva La Revolution / Viva La Vida

say i am cynical。什麼建設性都沒有的嘮叨長文,真的只有憤世嫉俗的情緒而已。
為結束這臨表涕泣不知所云不知如何化解的悲傷,比照批踢踢 Hate 黑特恨板的慣例,補個幹好了。




『下輩子別再投胎當人了』

     Share/Save/Bookmark

1 chorus resound:

Anonymous said...

歡迎轉寄轉貼*發揮網路力量*衝破統派媒體的雙重標準


原文:南方論壇下港郎http://www.news100.com.tw/viewtopic.php?t=10198&postdays=0&postorder=asc&start=0


統派媒體的雙重標準


這篇文章,是要寫給我有緣無緣的台灣鄉親。
各位鄉親啊,你可以從來沒喜歡過民進黨,你可以討厭阿扁,但是,你不可以讓台灣沒有是非啊!你不可以讓台灣失去公道啊!


一樣是政黨輪替執政,
綠營是歹命子不值錢,做對做好不會加分,沒犯錯時弄個假議題來玩玩,犯小錯時無限上綱,犯大錯時鋪天蓋地要乎你死,管他什麼人權正義。
藍營是框金又包銀,有事沒事包裝美化,犯小錯時淡化放水,犯大錯時會硬生生幫忙擋下,全力築起防火牆,維繫其政治生命。


如果馬英九是民進黨員,媒體一定樂不可支,因為有太多材料可以萬箭穿心釀成風暴:波士頓通訊、邱小妹人球、sars風暴、東星大樓、建成圓環、龍山寺地下街、忠孝東路公車專用道、三中案、國發院土地案、東森小巨蛋案、魚翅富邦北銀合併案、北市醫聯合採購案、綠卡、自焚的老國民黨員、貓纜地基流失、颱風天游泳、王永慶的萬言書、、、等等。


一樣是死忠的支持者,
阿扁有國務機要費案,挺扁就是挺貪腐,讓支持者抬不起頭,操弄切割。
宋楚瑜有興票案,挺宋就是不離不棄有情有義,拱他參加兩次大選。
馬英九有黨產和特別費案,挺馬就是給台灣一個希望。


一樣是集會發生流血衝突,
民進黨嗆陳圍城,是暴民、暴力黨、暴力小英。
按照統媒的角度,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拋頭顱灑熱血,緬甸紅番花事件,也是暴民。
國民黨兩次大選選後抗爭,衝突更激烈甚於嗆陳圍城,沒有媒體貼上暴民暴力黨的標籤,定調是作票造假、官逼民反。
紅衫軍倒扁紅潮,是正義之師、沛然不可擋。


一樣是民眾攻擊事件,
李登輝剛卸任時被退役上校潑紅墨水,是李登輝助長台獨撕裂族群,老兵看不過去,咎由自取。
胡自強參加陳雲林晚宴被吐口水,是綠營支持者沒水準、民主蒙羞。
蘇安生踹陳水扁和許世楷,是國慶大典貴賓。


一樣是用廣播號召群眾,
王定宇是公然聚眾滋事首謀,8天起訴。
紅衫軍用電台指揮群眾,是新聞自由、很單純的電台商業行為。


一樣是執行勤務有爭議,
紅衫軍時,倒扁婦女被憲兵摀嘴抬走,憲兵高層數人遭到懲處。
嗆陳圍城時,侵門踏戶的局長高升,打民眾的警察沒事,調派有軍人身份的替代役站第一線的下令者也不動如山。


一樣是社會各角落,
阿扁當家,頭條新聞天天是自殺、燒碳、車禍、溺水、卡奴、偷搶、吃餿水、逞兇的飆車族、共吃一碗麵的單親家庭、吃不起營養午餐的學童、破口大罵火車誤點的旅客、快要活不下去的百姓、凍死的遊民、滿街跑的流浪教師。
馬英九當家,媒體開始注重社會責任,卑微辛苦的小人物一夕之間全部不見了,祥和有禮的新聞多了,吃飯時不用配屍體和裸體。


一樣是法官的心證,
阿扁陳明文蘇治芬,可能會逃亡,上手銬羈押限制出境。
辜仲諒六案纏身,已經逃亡兩年,基於人道考量,不用羈押和限制出境。


一樣是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
綠營的是不認罪、無恥、毫無悔意。
藍營的是不計毀譽、捍衛自己的清白。


一樣是辦大案的檢察官,
許阿桂是忍者桂、不畏強權、司法女藍波。
陳瑞仁是司法英雄、有道德良知。
侯寬仁是法匠、十個版面的追殺。


一樣是企業的捐款,
捐給綠營的是賄款、髒錢。
捐給藍營的是政治獻金。


一樣是司法守則,
人人平等和法律無假期,是在辦綠營時說的。
無罪推論和偵查不公開,是在辦藍營時說的。


一樣是教育工作者,
莊國榮評論馬英九父親,是有辱師道、不應續聘。
同一學校的李桐豪呼籲全民槍殺陳水扁,是反應人民心聲。
劉兆玄在冷水坑夜會女主播,是討論國事、無損師道。


一樣是說了×這個字,
莊國榮是爆粗口、怎樣教小孩。
馬英九競選時說×得要死,是突破自我、貼近中南部選民。
競選文宣用趕羚羊和草枝擺,是創意。


一樣是說了人這個字,
白冰冰說謝長廷不是人,媒體說是可以理解的。
江霞說投藍藝人不是台灣人,媒體說是可惡,江霞的後果用膝蓋想就知道。
馬英九說會把原住民當人看,媒體說是口誤,不會把這句話炒得人人朗朗上口,高金素梅也沒有帶人來出草。


一樣是面對媒體不說話,
陳幸妤是結屎面、沒有家教、傲慢。
周美青是酷酷嫂、省話一姐、惜口如金。


一樣是說出對媒體的看法,
呂秀蓮認為大話新聞對她不友善,快,SNG立即連線。
林懷民認為聯合報不要那麼藍,唉,沒幾個人知道。


一樣是發表不同意見,
綠營的人卡粗魯,標題是嘲諷、痛批、砲轟、回嗆。
藍營的人卡高尚,標題是回應、表示、呼籲、語重心長。


一樣是誠信,
媒體用誠信兩字來掐王世堅,草螟弄雞公,不,是雞公弄草螟,弄得你不得不跳海。
媒體不會用誠信來掐馬英九,因為要掐的話掐不完。
李明博有夠倒楣,為了政見跳票要道歉兩次,還要撤換整個內閣。


一樣是罪不及妻孥,
三不五時去堵陳幸妤,最好是拍到她失控發飆的畫面。
前農委會主委蘇嘉全青菜一把5元的談話,去堵他身心障礙的岳母,讓他難堪。
雄雄想到就去堵李遠哲,問他後不後悔挺扁。
改朝換代後,媒體謹守本份,不會動不動就去堵官員的家人。
所以,不會因為毒奶風波去堵劉兆玄在食品工業研究所上班的老婆,也不會去堵周美青和馬唯中,問她們馬英九民調下滑的感覺。


一樣是丟雞蛋抗議,
北社要向陳雲林丟雞蛋,是強暴侮辱罪。
中日斷交時,馬英九丟中日本特使,是熱血青年、英勇愛國、表達嚴正立場。


一樣是白米詐彈客楊儒門,
因為抗議的對象是扁政府,所以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是為弱勢發聲的英雄,引起各界聲援。
如果楊儒門抗議的對象是馬政府,一定是危害公共安全的偏激份子,造成人心不安,引起各界撻伐。


一樣是八掌溪事件,
發生在綠營執政,無限上綱,中央級官員下台負責。
如果發生在藍營執政,媒體一定定調是地方層級的疏失,中央變成是震怒者和危機處理者。


一樣是黨內不同的聲音,
李登輝執政,把趙少康塑造成政治金童,來進行政治對抗。
阿扁執政,抓幾個人當棋子,塑造成開明改革青壯派,給他們很大的發言空間。
馬英九執政,壓制雜音,完全鞏固領導中心。


一樣是蓋棺論定,
偉大蔣公的功過是非,從以前到現在,討論了三、四十年。
王永慶曾振農過世,生前的事蹟,媒體報導洋洋灑灑,長達數日。
唯獨一人,不能擾他在天之靈。


一樣是颱風造成人財損失,
綠營執政,是人禍、官僚殺人。
藍營執政,是天災、全球氣候異常。


一樣是斷橋,
民進黨當家,高屏大橋斷橋,大罵民進黨。
國民黨當家,后豐大橋斷橋,還是大罵民進黨。


一樣是重大建設,
高鐵高捷雪隧,得不到祝福,一有狀況SNG馬上到。為了一片破玻璃,可以連線報導一整天。
北捷通車一延再延、貓纜地基流失,小case啦,不會變成風暴,更不用誰下台。


一樣是萬言書,命運大不同。
澄社給阿扁的萬言書,媒體如獲至寶,原文刊出再加特稿再加社論再加讀者投書。
王永慶給馬英九的萬言書,謝謝指教。


雙重標準,讓是非被扭曲。
雙重標準,讓見解被操弄。
雙重標準,讓情緒被撩撥。
各位鄉親啊,這樣的雙重標準,非國家之福啊!非人民之福啊!


台灣人真悲哀啊!
台灣人要覺醒啊!

 

FinderiCal: my Google Calendar plan4funMail: drop me a lineiPhoto: my flickr photosiMovie: my bootlegvideos on YouTubeFinalCut: movie premieresGarageBand: i wanna rock !iTunes: play that funky musicQuickTime: front row cinemaSafari: Internet Surfing Matrix ReloadedPages: i can read tooKeynote: notable quotesiChat: blahblahs of my miserable lifePainter: drawing graffitiMotion: i love this game !Tachikoma: Ghost in the ShellVoiceOver: i'm biased & saying it out loudSystem Preferences: rss takeout Recycle B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